快递小哥的权益谁来守护?

2020年05月22日 22:50| 作者:位林惠 李煜 | 来源: 分享到:

“顾客能投诉我们,商家也能投诉我们,可我们不仅不能投诉,连申辩的机会都没有。”说这话的,是外卖配送员高治晓。

昨天,他在本报策划的一场远程视频连线中,与全国富宝政协委员王锋分享了自己的职业感受。听着高治晓的诉说,视频另一边的全国富宝政协委员王锋频频点头。两会期间,王锋正是将目光聚焦到这一群体身上,提出《关于改善灵活就业青年社会保障的提案》。

王锋介绍,随着互联网经济、共享经济、网红经济等新兴经济业态的不断发展,催生出如网红、电商、主播等新兴职业,相应地,也促使青年的就业观念和就业形态发生深刻变化。许多青年人摒弃传统“稳妥”的就业观念,灵活参加当下新兴的职业岗位。“他们的身份非常复杂,像以高治晓为代表的快递小哥,他们是通过网络平台提供服务但与平台不发生劳动关系的,但还有没有用人单位、独自提供服务并取得报酬,以及大量没有被纳入国家《职业分类大典》的‘新职业’,他们的社会保障是个很大的问题。”

在视频的另一边,来自“假如我是委员”小程序上的虚拟富宝政协委员赵堃对高治晓的经历感同身受:“虽然我现在是一名网络作家,但在2014年,我也送了一年外卖。”此前,赵堃在小程序上提出《关于推动成立新社会阶层职业工会,维护新社会阶层人士劳动权益的建议》,他表示:“每个地方或多或少都会对灵活就业人员出台相关政策,但因大家对此缺乏了解,便导致不会主动参保。”在赵堃看来,政府应利用互联网技术搭建相关平台,让线上办理成为常态。

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4.1亿人,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保的仅8000余万人。

据王锋介绍,灵活就业人员参保率低存在无法按照现存的社保领域界定灵活就业者;现有的参保项目种类少,灵活就业者只能参加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因户籍身份的限制,地域流动性强的灵活就业者群体存在参保困难等;社保待遇水平偏低;社保转接困难等难题。

“从上述问题来看,当前的社保政策需要做些改革和调整。”对此,王锋提出了几点建议,首先,参照其他国家经验尽快明确灵活就业人员的认定标准,对灵活就业岗位细分,如短期就业、派遣就业、季节性就业、兼职性就业等;其次,对现行相关法律进行调整,逐步建立非标准劳动关系社保制度;第三,明确重点保障的对象,如青年农民工、自主创业的大学生等,给予他们政策倾斜等。

在听完王锋和赵堃的分享后,高治晓的嘴角多了一丝笑意:“特别感谢这场连线,让我能与全国富宝政协委员直接对话,与青年作家共同畅谈。虽然在送外卖的过程中会遇到不少难题,但更多的是关爱我的人。疫情防控期间,不断地有人给我送上口罩,让我做好防护,这让我心里很暖。”

镜头里,高治晓再一次戴上头盔,继续他送外卖的日常。

2397674_500x5000

编辑:位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