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寻医·问药>委员讲堂委员讲堂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副院长、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

栾杰: 把患者利益放在首位发展医美行业

2019年11月06日 08:58 | 来源:
分享到: 

C2019-11-06zx601_P_1_74_182_428_507


现在医疗美容行业出现的诸多乱象,深层次原因可以归结为四点。

第一是追逐暴利。

现在医美的行业会议,不光有学术会,还有很多变成了招商会。而商人常关注的是如何实现利益最大化,而不是关注如何建立品牌,如何提高技术给老百姓提供更安全更好的服务。

当医疗行业追逐的是利益最大化,医疗的原则以及老百姓的健康和安全就会大打折扣,就不可能让患者的利益最大化,这就会偏离行业健康的发展路线。我去过很多民营的医美机构,发现有不少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些机构把大把的钱花在店堂、门面的装修上,到手术室里却看到他们使用的是最便宜的针、线等医疗器械,甚至用输液管替代引流管,凡是患者看不到的地方,一定是能省则省。不少医美机构以做了多少笔大单引以为豪,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从事医美的医生把经济收入放在一切之上,偏离了执业的初心。

第二是淡化医疗本质。

医疗美容不能脱离医疗,而应是医疗在先、美容在后。但是很多医美机构刻意淡化医疗这两个字,想办法用服务、美学替代和掩盖医疗本质,包括一些专家也认为医美行业属于消费服务,要脱离整形外科专业。所以我们看大多数医美机构把患者称为顾客,这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被称为顾客的患者在医美机构做美容,常常被视为仅仅是消费行为而不是医疗行为,因而在美容过程中出了问题要到消协去处理,而不是医疗管理部门去处理,这是只在中国存在的现象。

第三是遍地诚信危机。

虚假宣传的现象也比比皆是。我们经常在电梯就看到以病人的名义打出来的医美广告,展示一个人在医疗美容前后的对比,效果让不少人看了心动,但实际上这些案例常常是PS出来的,我本人就曾经接到过这样的案例推销。

中国自古就讲诚信,所谓“童叟无欺”,但现在有些民营医美机构的价格收费是“见人下菜碟”,咨询师会视“客人”的消费能力“因人而异”地随时调整收费,一个通常千元的项目被收到几十万元的现象一点不足为奇。

第四是管理力度不足。

我国在医美管理上投入的力量不足,且缺乏有效的管理手段。2017年,原国家卫计委等七部门联合印发了《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方案》,并在专项行动中查办了一些违法犯罪机构,但这种联合整治没有形成法律层面上可长久贯彻的机制,因而也导致了行业乱象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

针对上述原因,我想从正确处理四个矛盾来为行业健康、安全发展提出建议。

首先,要正确处理好经济增长和生命健康的矛盾。

现在,医美已经成为一个高速增长的产业,但经济增长与健康应该协调统一来发展。但现在,二者成了一个对比面。

现在有关医美的很多政策不明朗,很多错误得不到纠正,主要是过于顾及各利益集团的利益。其实评判一项政策或措施的标准很简单:有没有把患者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有没有把患者的利益最大化,这是我们的决策层在制定政策时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并且,在明确了这一基本定位之后,政策部门在制定相关的政策法规时也应该坚定立场,明确导向。比如说,要加大对非法行医的执法力度,将非法行医入刑写到法规法律当中。

现在,很多医美机构公司要上市,追求经济效益本身没错,但追求利润的同时首先要提高医疗质量。如果一个医美机构医疗标准都没达标就去上市,是不应该被批准的。这首先是一个主次问题,开放市场、简化申办手续并不是要放弃医疗的原则或降低医疗的标准。

第二,要理清医美行业消费服务与医疗属性的矛盾。

医疗美容不是单纯的消费行为,无论从目的、对象、实施者、手段、效果、风险都有别于生活美容。现在不少医美机构淡化医疗本质,让人认为自己去做医美就是去消费,这是原则性错误。医疗美容的医疗属性不能变,这是关乎生命健康的医疗行为,有了健康才谈得上审美。所以医疗技术是基础、是根本、是保障,是主导、是核心,审美是在此基础之上的更高层次要求,是其次。而其他的附加服务,只能是更次。

只要有医疗行为,就存在着医患关系,而医患关系不是顾客和销售员的关系,也不是顾客和服务员的关系。国际上没有一个国家把医美患者称为顾客,唯有中国。在老板眼里,任何人都是顾客,而在医院和医生的眼里,只有患者。把患者称为顾客,是刻意回避医疗属性、淡化医美的医疗本质、淡化医疗风险的一种手段。如果一定要把医美看成是消费、是产品、是顾客,请不要称自己是医生。

第三,市场需求旺盛与专门人才不足的矛盾尤为显著。

医美市场现在很大,专业人才也是奇缺,特别是因为尚未建立专科医师制度,现在大量外科医生从事医美工作。很多人认为医疗美容手术很简单,这恰恰是导致医美行业险象丛生的重要因素。整形外科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专业,做整形外科医生要比普通外科医生更难。这就好比开汽车,C本可以开小汽车,但是整形外科是开吊车,属于特种车辆,必须经过特殊的规范化训练才能持证上岗。不然,让一批没有资质、没有经过训练的医生去开刀,本身就意味着对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不负责任。所以对于整形医生短缺的问题,我的建议是宁缺毋滥,必须设立严格的门槛,建立严格的培训和资格认证体系。有些手术不能做没关系,但是不能拿人命开玩笑。

第四,靠制度力量去解决行业乱象和监管的矛盾。

我担任北京市医疗整形美容质控中心的主任,我们与卫健委、药监部门等都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实际工作中,这几个部门的管理上是脱节的。比如说医疗不良事件的上报是药监部门提出的要求,但是药监部门却管不了,而是医政医管部门来管,所以不少机构即便出现了不良事件也不上报,当然更没有惩罚了,这就是因为管的部门和制定政策的部门是两个部门,现有的体制机制下还不能形成综合治理的合力。

另外,我们要强调公立医院的主导地位和机制。公立医院在人才培养、制度建设、医疗规范的制定等方面起着非常积极的作用,但现在公立医院的年轻大夫也浮躁了,不愿意在公立医院干整形外科而是跑到外面的机构去做,这就需要国家来制定扶持公立医院有效运营的机制,进而保证我们整形外科能够健康发展。

还有一点需要强调的是,现在国家把协会全部放开了,放开了以后我们整形美容相关的协会、学会有十几个了,但某些协会、学会并没有起到积极的引导作用,国家应该加强对这些协会和学会的管制。因为,这些组织拥有非常强大的话语权,但如果一个协会走歪了,成了某些利益集团服务的保护伞和代言人,那只会对我们的行业带来更大的灾难。(刘喜梅整理)


编辑:刘畅

关键词:医疗 医美 行业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