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科教 文化科教

春节期间七成观众爱看“撒糖剧”

2020年02月11日 13:07 | 来源:
分享到: 

今年大家大多选择了“宅着”过年,而观剧则成为居家消磨时间的首选。其中《锦衣之下》《下一站是幸福》等爱情剧虽然在人设、剧情上并未独树一帜,却凭借高甜度的“花式撒糖”吸引了诸多年轻观众。

纵观近两年的影视市场,正剧强劲回归,狗血剧惨淡经营,但以《亲爱的,热爱的》《双世宠妃》《我只喜欢你》为代表的“撒糖剧”却在市场上占了一席之地。为什么只是“亲亲抱抱举高高”就轻易成为“爆款”?到底是哪些观众离不开撒糖剧的“狗粮”?为此新京报随机调查了207名观众,并采访多位业内人士寻找答案。

近七成人看“撒糖剧”

为探究“撒糖剧”被追捧的原因,新京报随机调查了207名观众。根据调查数据显示,近七成人爱看这类剧,这其中有46.86%的人非常喜欢看“撒糖剧”,完全不看的仅占三成。在看剧的观众中,18-30岁的年轻人占据半壁江山,偏好正剧的观众则大多是31-40岁的中年人。

而对于爱看撒糖剧的原因,观众的答案也不尽相同。其中一半的观众认为是“生活太难了,需要轻松一下”或“吃狗粮也不要动脑子”;而38.9%的人则是用“高糖”来满足自己的少女心。同时也有近7%的人坦言“其他剧更无聊”。

虽然近七成观众选择“撒糖剧”,但并非所有人都相信剧中美好的爱情。仅27.8%的人认为“爱情就应该是剧中这样”,而看剧后仍理性直面“现实骨感”的观众占大多数。与此同时,面对市场中接踵而至的“撒糖剧”,也仅有37.7%的观众认为“越多越好”,大部分观众选择以内容好看与否而论,更有26%的人认为“看多了也腻得慌”。

制作成本不高,剧本好创作

随着《下一站是幸福》打开开年剧面,2020年仍有诸多疑似“撒糖剧”待播,其中包括吴倩、张新成《冰糖炖雪梨》,胡一天、胡冰卿《暗恋橘生淮南》,言承旭、沈月《交换吧!运气》,阮经天、宋祖儿《舌尖上的心跳》等。

而对于“撒糖剧”无需烧脑的剧情,高能的特效,甚至仅凭借略显套路的人设拼命“撒糖”便可收割一众年轻观众,各界人士也给出了不同原因。《我只喜欢你》的制片人王艳坦言,如今每个人在生活中都面临不一样的压力,观剧时难免更希望轻松、治愈,“现在流行说‘露出了姨母笑’。我觉得无论是被男女主角吸引,还是投入到剧情中,这种自发的让心情愉悦,一看就能笑的内容,观众没有抵抗力。”

曾参与撒糖剧的编剧李华(化名)则透露,该类型在剧本创作上难度也不大,“不用太新的糖,甜就够了,再匹配与当下年轻人观念契合的人设和故事情境。”在制作领域,“撒糖剧”更是投资门槛较低。李华坦言,部分“甜宠剧”,尤其是网播剧,无论是制作成本、周期,还是演员片酬,均投入不高,“喜欢撒糖剧的观众大多是奔着剧情去的,演员贴合观众对甜宠的想象便可。”

内容需接地气,过于悬浮不被认可

但“撒糖剧”是否真的可以持续拍一部,爆一部?从过往的成绩而言,“撒糖剧”成功率较高,但同样不乏扑街之作。例如于朦胧、苗苗主演的《青春抛物线》直至收官都“暂无评分”;另一部陈柏霖、张天爱合作的《鳄鱼与牙签鸟》也只有4.5分。“大家还是喜欢看比较真实、接地气的内容。”王艳坦言,“即便是撒糖剧,也追求真实的代入感,仿佛这些人就生活在自己身边。而不是一味追求很浮夸,离生活很远。”李华也表示,近几年提倡现实主义,即便“撒糖剧”一定程度高于生活,也需要关照现实,“如果一味只是高能撒糖,把男女主角设定得太脱离大众,或者把故事写成童话那样理想、不现实,那就走上了偶像剧的老路。”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编辑:位林惠

关键词:

更多

更多

更多